天下枭雄 卷二 百战黄沙穿金甲 第二十章 留在草原

作者:高月 类别:历史军事
    “他不准我上阵,说要?;に踩?,可实际他呆在大营内,屁危险都没有,我趁他不备便溜出大营,参加了战役,这是为圆我多年的夙愿,结果他勃然大怒,将我赶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宇文成都叹了口气,“男儿大丈夫竟然要侍候这种小人,真是奇耻大辱?!?br />
    两人在一块大石上坐下,仰望着皎洁的月亮,杨元庆低声问道:“宇文兄,我有一个问题,不知该不该问?”

    “你问就是了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沉吟一下道:“我听说宇文兄是南朝萧氏贵族之后,是血统高贵的汉人,为何改鲜卑胡姓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沉默片刻道:“我只是萧氏偏门破落之户,在陇右杀人犯下死罪,是宇文述救了我一命,他的条件就是要认我为义子,我答应了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宇文化及不仁,那你可以改回萧姓,索性就留在军中建立功业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摇摇头,目光里有些悲哀道:“他可以不仁,我却不能改姓,除非我将这条命还给宇文述,当年我曾在他面前发过誓言,以死赎姓,每一个宇文义子都发过这样的誓言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沉默了,男人不能轻许誓言,一旦发誓,便不可违誓,他可以体会到宇文成都内心的无奈和悲伤,良久,他又问:“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默然无语,半响,他长长叹息一声,“一入门阀深似海,我身上已烙下了宇文阀的印记,试问谁还敢用我?昨天长孙将军含蓄地劝我,回去好好向宇文述效力,言外之意就是告诉我,除了效力宇文述外,我无路可走,这话说得确实没错,我根本无法得到军籍,哎!什么时候才能打碎这个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门阀枷锁?!?br />
    宇文成都眼中充满了愤恨,他将事情想得太简单,他以为留在边疆就能立功升职,一步步摆脱宇文阀的控制,但无情的现实却告诉,他不仅连立功的机会都没有,就算立下大功,但没有军籍,也一样得不到承认,难怪宇文化及那样充满了不屑,说自己早晚还会回去求他,想着宇文化及那丑恶的嘴脸,宇文成都狠狠将一块石头扔向远处,就算他死,他也绝不会去求宇文化及那种卑鄙小人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的眼睛射出坚毅之色,“我虽然不可以改姓,但我可以离开他,我想去投靠莒国公萧琮,他是我的远亲,但我的目标是为更高的权力者效力?!?br />
    “那才是你的正途!”

    杨元庆心中有些失望,他知道宇文成都所指的更高权力者就是杨广,本来希望宇文成都能留在边疆和他并肩作战,可一转念,以宇文成都的勇烈,除了杨广,天下也无人用得起他,宇文成都能想到投靠杨广,也是他的眼光。

    杨元庆便点点赞道:“我也听说萧琮是晋王妃至亲,你确实可以通过这个途径接近晋王,成为他的侍卫,以你的武艺,晋王必然重用你?!?br />
    宇文成都这时已完全冷静下来,他淡淡一笑,还是杨元庆明白他的心思,他其实就是想通过这个关系拜入杨广门下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杨元庆的肩膀,从怀中取出一本发黄的册子,递给杨元庆,“我答应过鱼将军要教你槊法,可是我没有时间指点你了,我明天就要回京,这是我师傅教给槊法,天下无双,我留给你,你自己练习,也做个纪念,不枉我们相交一场?!?br />
    “宇文兄不和军队一起回京吗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摇了摇头,“我不想再看见那个人的嘴脸,我明天就走,远远离开他?!?br />
    说完他起身长长伸一个懒腰,笑道:“我要好好睡一觉,把一切烦恼都忘掉?!?br />
    他大步向自己营帐走去,“宇文将军!”杨元庆又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宇文成都停住脚步笑道。

    “改个名字吧!不要叫宇文萧,就叫宇文成都,如何?”

    宇文成都怪异看了他半晌,他忽然仰头一笑,“好吧!那就姓宇文名萧,字成都?!?br />
    他大笑着向自己的营帐走去,杨元庆也忍不住笑了,哪有叫人家改名的道理?

    杨元庆为手下去功赎罪的事情仿佛长了翅膀一般,迅速传遍了全军,当杨元庆回到自己营帐时,他第一眼看见的,是两个跪在他面前的魁梧男人,他们那从不愿弯曲的膝盖给他跪下了,是因为他没有利用自己少帅的权势替他们免去逃兵之罪,而是用他的战功给他们赎清了死罪。

    他们眼睛里唯有深深的感动和感激

    休整三天后,十万隋军开始凯旋南归,押解战俘进京献俘,杨素留下了三千军队,由大将鱼俱罗率领,驻扎五原,杨元庆也留下了,他被升为百人长,统帅百名斥候,军职虽然不高,但他手下的斥候却是全军的精锐之兵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大军渡过南黄河,进入河套平原,杨元庆骑在他赤红色的骏马之上,这是他缴获的达头可汗的战马,他默默地望着一队又一队的隋军士兵从他面前列队而过,向京城凯旋而去,他却要留在草原,不知何年何月方归。

    “少将军!”

    一名骑兵飞驰而至,勒住战马向他大喊:“大帅请少将军过去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点点头,催马向中军而去,远远看见了隋军的赤红色军旗,军旗下,杨素和杨义臣、周罗睺等人并肩而行,在谈笑着什么?

    杨元庆飞驰而上,拱手施礼,“杨元庆参见大帅!参见各位将军?!?br />
    杨义臣呵呵一笑,“元庆,我们在谈论你,什么时候带一个突厥新娘回去?”

    周罗睺也哈哈笑道:“元庆,别听这家伙胡说,他说反了,我们是担心你带个突厥新娘回去?!?br />
    杨素微微笑了笑,催马上前,“元庆,陪我走一走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向几名大将一抱拳,便调转马头跟着祖父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“元庆,我给你留了一箱书,都是我常读之书,书上有我的批注,你要认真读,祖父希望你做一个智勇双全之人,而不是有勇无谋?!?br />
    杨素长长叹息一声,“哎!想让你去国子学,你却不肯,也罢,我不勉强你,但你要自己读书学谋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杨元庆默默点了点头,不光是兵书,他还要向康巴斯学习突厥语和粟特语,拓展自己的视野。

    杨素又看了孙子一眼,见他心事重重,便淡淡笑道:“我看你有点伤感,是不想留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看见众人回家,心中有种莫名的惆怅?!?br />
    “莫名的惆怅?”

    杨素笑了笑,“我觉得你真的不像十岁的少年,倒像成人,思想、语气,包括外表,你和成人无异,我二十五岁时,才会有一种莫名的惆怅?!?br />
    他摇摇头,祖孙俩并肩慢慢前行,杨素望着肥沃无际的河套平原,他叹了口气道:“其实我不让你回去,是有更深的考虑,朝廷将要进入多事之秋了,知道吗?皇上可能要废太子了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吃了一惊,“祖父,这消息哪里来?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这种消息谁会说?要靠自己观察?!?br />
    杨素指了指自己脑袋,叹息一声,“其实去年底,圣上杀了凉州总管王世石,就是一个信号,王世石是何许人?高颎的心腹,也就是太子的心腹和外援,当时我就想,杀了王世石,下一个不会就轮到高颎了吧!果然,我听长孙晟说,圣上近臣已经在弹劾高颎率军出征,是要谋反了,哼!这就是圣上的一贯风格,他要除掉一个重要人物,首先是要翦其羽翼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默默无语,他明白祖父的意思,高颎和太子杨勇是亲家,也杨勇的第一支持者,皇帝要废太子,首先就要除掉太子的支持者,让太子孤立无援,高颎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历史上杨勇确实是被废掉,随即杨广当了太子,他一直以为是独孤皇后不喜太子,现在看来,真的是杨坚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太子和关陇集团的关系太深了?!?br />
    杨素又微微叹道:“你知道刘居士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刘昶之子,无恶不作之徒,孙儿还和他交过手?!?br />
    “就是此人,他的党羽大多是关陇贵族子弟,太子为了拉拢关陇贵族子弟,不惜和此人暗中交往,让圣上尤其震怒?!?br />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些!”

    杨素拍拍他肩膀笑道:“我告诉你这些,就是让你明白,我让你在边疆,就是不希望你被卷进这些是非中,现在很多京城重臣都知道,圣上很喜欢你,你又是我最看重的杨家子弟,所以会有很多人千方百计来套你的交情,我把你放在边疆,也是为了?;つ??!?br />
    杨元庆点点头,“孙儿明白祖父的一番苦心,我会安心留在边疆,只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‘只求祖父替我照顾婶娘和妹妹’,一念间,他忽然想起红拂女就是杨素的侍妾,他立刻把这句话咽了回去,改口道:“只求祖父自己保重身体,也请转告父亲,他自己保重!”

    杨素欣慰地笑了,难得孙儿还想到自己的父亲,他指了指跟在后面的十八铁影卫,“我把他们留给你,?;つ?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杨元庆毫不犹豫拒绝了,“孙儿已是草原上的雄鹰,能翱翔万里,不再需要祖父的羽翼?!?br />
    “有出息!”

    杨素凝视着他,沉声道:“这才是我杨素的孙子,那好,你自己保重吧!”

    杨元庆翻身下马,双膝跪下给祖父磕了三个头,他翻身上马,猛抽一鞭战马,“驾!”策马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杨素眺望着孙子矫健的背影远去,心中无限感慨,有此大器之孙,何愁家族不兴?

    “元庆,愿你早日成为栋梁之才!”杨素低声喃喃道

    【下午开始三江推荐,在正常早晚各一更的情况下,晚上十二点会加更一章,这是为了照顾夜猫子书友,上班上学书友早起看,另外,老高求三江票,大家投枭雄一票吧!】
欢迎您阅读高月所写的小说天下枭雄
猪价格网 | 北京pk10奖金设置 | 盈丰会娱乐城 | 北京赛车作弊神器软件 | 苹果铃声 | 3k娱乐城 | 学习网 | 皇冠现金 | 北京pk走势图怎么看 | 合乐888 | 网上牌九 | 本金三万每天赢2000 | 生财有道印刷图库 | 微信文章 |